WoW

[修道院au]永愿2

不愿放弃帮太太加tag的尝试

小天使是单眼皮:


慎戳慎戳慎戳
修女反扑预警 贼长预警

或许来看这篇的都看过永愿吧 知道什么画风吧
题目 没有题目啊摔
不像上次那样满篇宗教啦 正正常常谈恋爱(不是 这么奇怪的设定 为什么能正常谈恋爱的?
鬼知道呢 就是写了







永愿初设是26×16
这里大概就29×19了 谈恋爱(?)谈了三年了(?)
强迫症坚持当初使用的视角 单单双 这样写


•欲

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还是七月底,她的腰肢和那手臂接触之处不知是什么时候起挂上的一层薄汗,现在也还没消下去。

李世真睁开眼睛,房间仍旧陷在黑暗里,只有窗缝中透进来了点儿微弱的光。
身后的呼吸声依然平稳,她翻动身体拥抱上徐伊景,呼吸声的频率便有了变化。

“时间到了?”人刚醒来的时候,发声都是腻的,徐伊景也不例外,那声音让李世真不自主地颤了一下。

清了清嗓子,她才嗯了一声,“修女姑姑起得越来越早了…应该是因为到了夏天,冬天就会好些…可冬天的早晨好冷呢…”李世真合上眼睛嘀咕了一阵,才起身翻找衣物。

这样每晚偷跑来徐伊景的房间,又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再回去的机会都是前不久才有的,在徐伊景独自从家里搬来修道院之后才有的。
两位主教不和的消息在修道院里引起了不小的讨论,李世真却没有那样的惊讶——女儿和父亲拥有着同样不肯低头又不善沟通的性格,能相处的和谐才怪了。

“我帮你。”修女服上的绑带被她系上又拆开反复了三次,徐伊景才终于看不下去了,接过她手里的带子,“说你虔诚的那几位修女真该来看看你是如何不会穿修女服的。”

“尊敬您的信徒们也该来看看,您是如何帮助一位不虔诚的修女穿衣服的。”指尖按着粗布的衣料,贴在她皮肤上,缓慢滑过的地方,都点上了一片火,李世真注意到徐伊景的沉默,才又开口说了更为调侃的一句,“会更尊敬您的,这样帮助信徒的您。”

房间里仍旧是沉默,她没有理由阻止徐伊景要继续帮她整理头发的动作。少有的裸露在外的皮肤,是脖子后面紧挨着发际的那一块,现在也被徐伊景身上丝质的睡衣包裹上了。

徐伊景的手指穿插进她头发中时,那些黑暗中未曾看见过的画面就像是被光照亮了,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那曾是带给她意义的时刻,现在却成了溺着她的水沼。
相关的骇人念头在脑海中产生膨胀,那伴随而来的欲望几乎要将她吞噬——像是溺了水的人,她得抓住徐伊景,她的浮木。
在溺亡之前,李世真抓紧了胸腔中最后的一口氧气而不是浮木,头上的方巾终于被裹好,李世真松了口气。

“留下吧,天亮了一起走。”徐伊景的声音发哑,在她头顶响起,那本是没有必要说出口的话,李世真一早从缓慢移动的手指中读到了这样的信息。

她想说好。

可李世真起身的动作没有犹豫,等她自己反应过来时,手已经搭在了门把上,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推开那扇门。
她把额头贴在门板上,那样冰凉的触感给了她应有的那点儿力气,“会被发现的,您跟我。”

推动门把的时候李世真听见徐伊景发问的声音,被木门与地面的摩擦声覆盖住了,她没能听清。
她大概能猜想到徐伊景的问题,“我在担心您。”
——她到底在担心什么。

“别拿这种话做借口,如果你是在担心自己的生死。”

“那是我的真心。”

身后贴近的那点儿不属于她的体温让李世真又是一阵心悸,她回过身用嘴唇轻轻碰了碰徐伊景的脸颊——那与平常关系间的问安吻别无差别,“白天见,主教。”

徐伊景隆起的眉心取代了那些情欲中的画面,充满了李世真的视线,她想着下次会给自己机会将它抚平。哪怕地狱已然成为了她们最终必然去往的归处,李世真还是希望徐伊景可以晚些踏入,希望那些罪责可以晚些再降临在徐伊景身上。

•火

虔诚的信徒们总爱在主堂的最前排挤作一团,而忽视后排还留有空位的事实,仿佛这样就能离神的道近一些,离故事中的天堂近一些。可讲道人早已身处地狱,愚笨的人总归是找不到天堂的通径。

不虔诚的那位今日连后排都没有她的身影,徐伊景盯着最角落的位置停顿了三秒,才低下头念出了羊皮纸上的最后一句,“迷恋即是对神的背叛。”

一晃眼就过了正午,一句“白天见”的告别语至今都没能落实,徐伊景在修道院的连廊上立了一会儿,按着常理李世真现在应该被安排来打扫了。
她对他人口中的故事并无兴趣,可总有些叙事者太过热切。

“…你说厨房的火灾会不会是上帝下的罪责呢,受罚的修女不是犯了…淫…淫乱的罪吗?”
“…只是可怜连累昨天私自外出的那位修女了…听说只是去看了看姨母…”

他人口中的故事破碎在急促的步伐中,徐伊景回想起她系衣带时刻意放缓的动作,回想起那本不该存在的两分钟。她又记起圣经中那些关于罪与罚的故事,她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迫切地需要去证明那些语句的虚假。

推开修女住处的屋门,看见的是李世真躺在床上还皱着眉的样子,徐伊景却松了口气,那副样子是她熟悉的,被打扰了睡眠的样子,而并非来源于任何痛苦。

“您来啦?”李世真甚至没有要睁开眼睛的意思,只是向着床内侧挪了挪,让徐伊景在床边坐下。

“没事吗?”徐伊景捏了捏李世真搭在她腰上的手,李世真任何表情上的变化都让她觉得安心了些。

“您知道了啊…”
“烟熏得眼睛还挺疼的…”

她早就猜想到这种可能性,却一直忽视着,徐伊景一直期盼着李世真不愿睁开眼睛是因为睡眠上的不足,“转过来点儿,让我看看。”

徐伊景俯身过去的时候,那双眼睛却突然睁开了。

“骗你的。”李世真的嘴唇在她的嘴唇上轻点了一下,徐伊景深呼出一口气来,那双眼睛弯起了熟悉的弧度,带着点儿计谋得逞的狡黠,里面有着和往常一样的光彩,还映着她现在她现在的样子,有些软弱的样子。

“您不是要哭吧。”李世真略显慌乱地在她脸上胡乱抹了两下,徐伊景拍掉那只手,不能再如李世真所愿了,上面没有湿意,“我没事的,一点儿事都没有,只是在开玩笑…”

“想下地狱的话,换种方式。”徐伊景拇指滑过李世真明显的眉骨和毛茸茸的鬓角,最终停留在下唇上,“这种谎言,没有第二次了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李世真又合上了眼睛,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,手仍搭在她腰上。

“你今天是没有事情要做了?”

“啊,是啊。”
“也是这样骗了修女姑姑的,眼睛疼。”
“其实起火的时候我根本不在厨房里呢…”
“太困了,出去透了口气…”
“也是因为太困了,才说说谎的,想回来睡一会儿。”

徐伊景嗯了一声,李世真的呼吸声又渐渐平稳了。

“对您说谎是因为…好像没有原因了,反正都要下地狱了……”

徐伊景不相信灾祸是会跟着谁降临的,她只知道李世真当时出现在厨房是个巧合,令她心惊的巧合。
不管李世真的话语中,有多少是想宽慰她,徐伊景仍旧清楚,李世真是因为她才处于危险中的。

•嗯

近黄昏的时候有别的修女来整理她旁边的床铺,徐伊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李世真本想开口询问是谁要住进来,却被发干的喉咙阻止了。大概是新来的姑娘,不知道她是从瘟疫区里出来的,李世真清了清嗓子,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。

“起来吃点东西。”徐伊景端着餐盘进来的时候李世真还在床上躺着,看见她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,“帮你跟别的修女说过了,在这儿吃就行。”
李世真一下一下地往嘴里送着粥,徐伊景自然地坐在了床角,“我要搬进来。”

李世真这才注意到徐伊景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衣,咳了几声,刚才喝进去的东西好像都卡在了喉咙里,又在那里一点点地冷却,“哪有这样的!主教哪有住进修…”
李世真皱起了眉,徐伊景好像是早就住进修道院了。

“只是换个房间,跟着你们修道,对以后我参选教皇应该也有好处。”李世真的表情看起来更严肃了,徐伊景笑了笑,“怎么,怕被发现,怕死?”

“怕。”李世真拍开了徐伊景伸过来的手,“特别怕。”

徐伊景挑了挑眉,“管事的修女还说了,我和你好像挺亲近的。”

“您解释了吗?”李世真捏了捏手中的碗。

“因为关系不一般?”

“您怎么能!”

“骗你的。”李世真着急的样子让她心情稍微好了些,徐伊景接过李世真手里的碗,“人要活出神的样子,要对世人怀有爱意,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这算是报复,您可真小气。”李世真松了口气,但却对徐伊景幼稚的行为感到生气,“不愧是主教,随便说说就像真的一样,神爱世人,您真的要爱世人吗。”

“你吃好了就早点睡觉。”徐伊景将餐盘搁在矮桌上,她原本是想送出去的,不过现在觉得明早再拿出去也一样。

“我都睡一天了!”总这样逃避不想回答的问题,李世真皱了皱鼻子。

“那我很困了。”徐伊景说完打了个哈欠,在另一张床上坐下,“你也早点儿洗漱睡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李世真洗漱回来的时候,徐伊景真的已经在另一张床上睡着了,她轻着手脚钻进了那条刚加进来的被子里,上面还带着点儿皂角的味道。
“您还真的只是换个房间住呢。”

“嗯…”
徐伊景往里侧挪了挪,给李世真又空出了些位置来,抬起胳膊将李世真圈在怀里,床上并没有她熟悉的那么大的空间,两个人互相拥抱着也显得有些局促,李世真的手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安放,现在正搭在她大腿上,睡衣顺着李世真的动作向上滑了一段距离,她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预示。

那困意中的回应让李世真有些想笑,她希望着这一个吻能让徐伊景稍微醒过来一点儿,徐伊景嘴巴里的薄荷味太重了,有些辣,李世真皱着眉退出了徐伊景的口腔。
“您什么时候换的牙粉。”

“今天。”
“把手放上来点。”

“主教…”
夜晚的修道院总是安静,吞咽口水的声音也便显得格外容易被人注意。
李世真的嗅觉浸在房间里那些气味的混合产品中,是徐伊景端给她的餐食,是徐伊景身上盖着的被子,是徐伊景今天用的牙粉,是徐伊景。
那原本也不是个失误。
“可以吗…”
徐伊景突然睁开的眼睛在她的预料中。

“不行,李世真。”
李世真的手探进了她睡衣里面,原本就显得局促的空间现在更为明显。
徐伊景终于看见了李世真埋在心底的欲望,那不知是什么时候扎根,又疯狂生长的欲望。
是由她种下,又浇灌着的。
空气好像也由此变得稀薄,她鲜少有这样的体验,李世真的动作没有因为她一句不行而停下,她张开口呼吸着。
是外界的空气,却又变成了李世真肺里的气体。
羊皮纸卷上书写的是神的真理,她的身上书写的是李世真认定的真理。
李世真的吻是离弦的第一发弓箭,正中靶心。

徐伊景像沙砾,像水,像火。
在她手中坚硬要逃离,而又柔软将她沉溺,还会点燃,点燃了她。
李世真听见临屋修女的交谈声,「迷恋即是对神的背叛」,那是她今天没能听见的,徐伊景说的话。

“停下…”
“你不想被发现…”

“嗯,不想。”

“李世真…停下…”
李世真不隔衣料在她小腹上摩挲的手是第二样筹码,是亚伯的祭献,蒙神悦纳。
两人的呼吸交错的声音甚至要大于两人用气声交谈的音量。
“会被发现…”
“再等等,今晚不行…”

黑暗中李世真看不见徐伊景,却能感受到她。
“您说真的,要停下?”

“嗯。”

感受到她颤抖着的眼睫毛,“等多久?”

“…一年,等你二十岁。”

感受到她侧颈那块皮肤掩盖着的疯狂的跳动,“不要。”

“嘶——”
“停下,明天,等明天,别在这儿,你不想被发现。”

和那胸腔下同样频率的跳动,“嗯,您也不想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还有她的热量,“是因为怕死吗。”

“……”
“怕你出事。”

她的全部,“我也是这样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唇瓣再次相接的时候,李世真却颤抖了起来,徐伊景加深着这个吻,“早就知道。”
李世真的话语和退让是第三柄利刃,刺中要害。
“不用等明天…”
只要两个人都安静些。


fin.

分割线之前是我早就写好的
之后是今天补的(反扑车车
嘻嘻嘻终于反扑了嗷
那我本来还有一篇想写
是不是不用写了

自行车?总之她没告诉我标题就消失了

!一开始就觉得文风熟悉,原来是小修女的作者写的啊

用户cstpp71czv:


emmm,我又替某些人发文了,十分乐意啊,她今天考试似乎跪了,整个人都…不太对。



原po有话讲:
有没有人记得我写过一个吃中药的小段子(不记得的先去看那个“如果吃药是件甜蜜的事”,不然这个太…)
里面不是有个段子车吗 一句话的那种 互攻但大部分兔攻的那种
现在我把它拓展了一下写出来了 有人看吗
有人看我也不加tag
有人看我也不自己发

其实写的很差劲 非常差劲
我还是写不来这种成人向 换了好几次视角才写出来
只是今天心情更差劲 哈 哈 哈




好了是正文:



*有些事情能做,有些事情不能做。

浴缸里的水位在缓缓下降,徐伊景的背贴上了浴缸内壁,还是热的,但不久就会变凉了。

李世真应该是不要命了。
李世真的脚趾在她的大腿上来回刮蹭着,大概是刚才赤脚踩在地板上的原因,凉凉的。
但也是热的,刮蹭过的地方,也都是热的。

“李世真。”

“代表。”

水放尽了,浴缸里冰冰凉凉的,有些事情不能做,比如现在这种事情。

“回卧室去。”

得到的是无声的拒绝,从刚才起就不安分的脚趾,现已在浴缸里着陆。李世真的吻密密麻麻地落在她身上,每一个落下的吻都是点燃她理智的火种。

“会感冒。”有些沙哑的声线落在房间里,她自己听了都觉得无力。

可李世真却停止了动作,这是烧断了理智的最后一点儿火星。


*李世真栗色短发发尾上粘着些水珠,徐伊景的手指穿插在她的发根中,指尖蹭着她的头皮,她感受到那逐渐加大的力度以及越来越近的距离,那是对接下来事情的许可。

双腿交叠着,过小的空间限制了她许多动作。身体的热度通过紧贴的皮肤彼此交换着,叠加着,怎么会感冒呢,徐伊景的额角浸出了些汗来,李世真撑起身子,用唇珠蹭过那被汗浸湿了的发际。

指尖碰触到浴缸壁,那是一片冰凉。可唇齿所过之处,又是一片火热,那是本应该有的理智与早已生根的冲动。

空气中有水汽的味道,有代表沐浴露的味道,那都是情与欲的味道。

“代表。”
李世真在徐伊景绵长却算不上多温柔的吻里这样轻唤着,徐伊景,这个时候是可以这样喊的。

“徐伊景。”

徐伊景的耳尖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,在暖黄色的灯光下,在未散尽的水雾中,显得尤为可爱。那是代表不被人所知的可爱之处,李世真含住了那份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。


*不常有的称呼顺着那扑打在耳廓的呼吸传进了耳朵,徐伊景竟因此而感到满足。

李世真于她一向以草食动物的温顺相待,在一场情欲中也从不彰显她早已长出的獠牙。

徐伊景环住李世真的腰肢,让她跨坐在她身上,她舔了舔那明显无措的指尖,这是老师教授给学生的最后一节课。


*想要的灯光就要摘下来,像是被教授的那样,李世真的手指融进了她的光里。

水珠或是汗液滴在了她的胸口,徐伊景的舌尖滑过她的柔软,如肉食者一般,却又远不及肉食者常有的凶猛,在其上舔舐着,撕咬着。

徐伊景的双手轻抚着她的后背,那是来自于教导者对学习者的安慰与鼓励。她在那身体里探寻着欲望的真谛,在一场情事里交出自己的答卷。


*喉咙间的嘤咛是她判在考卷上的红色对勾,生疏便显得胡乱的动作并不是满分的答卷,但恰好是她喜欢的笔迹。

“代表。”

李世真的几滴眼泪融进了她此时的欢愉,她吻上她的眼角,除了最后这扣分的几滴眼泪,李世真还是拿了不错的分数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
fin.








在她的多次警告下,我就不加tag了。然而我还是要圈她 @yokoie  你们fo原po,fo我没用!没用!!觉得还不错的,去她主页劝一下吧,老让我发成人向这好像不太对!!

想看文艺车,八耻太太的那种,本来这样的想法已经消失很久了,但最近又被yokoie太太的au车击中了。想看文艺车!文艺车啊!